猫一岁

骗子来的。

【all金】军训(开始填坑!

#之前军训的时候排长都有点gay里gay气,狗粮piapiapia的往脸上来,怨愤!码字!挖坑!
#然后这就是产物咯!希望大家看的高兴!。
#哦哦哦,对了,私心一下三排一个连。金格瑞嘉德罗斯是一个连【私心】安迷修雷狮卡米尔一个连,佩利帕洛斯丹尼尔一个连,剩下的都是路人谢谢!。
#开始垃圾正文!。

每个高一狗都必须经历一次比较难忘的军训生活,作为今年凹凸基地的军训教官,金表示很高兴能给他们带来一次这样的军训。

金跑出去,找到了自己负责的班级,欢脱得像个孩子。十八班的学生们表示看见了一个穿着军服的大男孩像个傻子一样招手,hin可爱!但是hin奇怪啊?!说好的肃穆呢?

嘉德罗斯站到十七班车前,看着学生们一个个慢吞吞的下着。“下快点!”他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把一个妹子吓得一脚踏空。“呜啊!诶?...”妹子被托住后看了一眼上方,一片璀璨的金色晃了她的眼,看愣了。

“你可以起来了吗?”嘉德罗斯忍住想扔开妹子的冲动,难得好脾气的问了她一句。“噢噢噢噢!抱歉教官!”一秒站直,然后,同手同脚拖着行李箱走了。她一跑到朋友面前就开始跳了,“啊啊啊啊啊那个教官好帅!”“可他现在抱着那个很可爱地挥手的教官哦,我劝你放手。”
“诶?”妹子一回头就见着嘉德罗斯一手揽着着金的脖子,用看情敌的眼神盯着另外一名教官的情景。

我?!虽然好不服气但是好高兴?!妹子走过去拍了拍嘉德罗斯的肩膀,等嘉德罗斯回过头来,妹子一手抓住他的手给了他一把糖。“加油!”然后欢快的跑开了。剩下嘉德罗斯原地懵逼。

待检查手机等违禁品情况后,就开始坐下等早饭了。金坐在小凳子上百无聊赖,开始抓着格瑞的头发玩。“你在干什么?”格瑞看着他,把他手里的银丝揪了回来。“格瑞,我好无聊啊!!!”

这时候他身后的三连突然齐刷刷转身向着他们,雷狮踏着步子走到他们面前。“小鬼头,来比赛吗?”金一听来了精神,“诶好啊!比什么?!”雷狮站直了身子,大片大片的阳光笼罩了他,“比唱歌啊!”他咧了一下嘴,回头对着十四班大吼,“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随着唱字音刚落下,歌声如排山倒海般响起。
“看谁的班最大声,最后的班级教官受罚!”雷狮瞥了一眼金身后的格瑞和坐在另一边的嘉德罗斯,“行。”格瑞扫了一眼他的班。

十九班:刚才莫名感受到了杀气?我们是不是要大声点?

嘉德罗斯自然是答应的,举起身边的棍子一指,“能不能赢过他们!”“能!”

“是不是胆小鬼!”“不是!”

他满意的放下棍子,看来是教对班了,教了个硬气的班级。他的目光回转到金身上,又看向雷狮,点了点头。

金蹲回去他们班面前,“那个你们可以吧?我相信你们可以的!”

十八班:卧槽爆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为了小天使,不赢是人吗!

安迷修呢,安迷修专门问过他的学生们,学生们表示不参与混战谢谢,于是呆毛都焉了的安哥只能坐在小凳子上呆呆的看着活蹦乱跳的小天使。

十六班:我们是不是过分了,安哥看起来好丧啊,要不下次成全他?以及安哥是不是对十八班的教官有什么想法?

一声赛过一声的歌声在整个棚子响起,与空气产生碰撞,于是激起了迸发的力量。卡米尔很高兴的看着金手脚并用地给他的学生们指挥,扯了扯颈上的围巾,嗯,没有参加也是好的,不错过金的一分一秒。

十五班:卧槽教官我们想参加啊!!为什么就咱们那么安静!!心痒痒啊啊啊啊!

“丹尼尔丹尼尔!我们班是不是赢了啊!?”金凑到丹尼尔身边。丹尼尔揉揉身旁冒出来的脑袋,“是的,你们赢了呢。”被拉上来的二连连长兼十三班教官一脸高兴地看着他。

十三班:到底是为什么都聚集到四连打闹了啊?都不带我们?!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你们是不是对十八班有什么执念啊?!

“卧槽,丹尼尔不带你这样的!”雷狮指着丹尼尔,差点就撸起袖子了。

“我?我怎么了?”丹尼尔一脸如沐春风的和善微笑,眯起的眼睛里泄露出一丝凉薄的暗金。“我并没有做任何不公平之事,金的班级确实分贝比你们大,不要以为我对金有什么想法我就会偏向于他。”

二连:连长你黑了。
十八班:我想我的嗓子还有得救。
金:等等你对老子有什么想法?!

金一秒站直,“丹尼尔你刚才说了什么?!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卧槽你想打我?!”想当初丹尼尔是早他一年毕业的兵王,格斗是满分的。看着金极速退远,丹尼尔的微笑凝结在脸上,喜欢上直男真他妈痛苦。

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眸子,“我理解。”格瑞认真的看着丹尼尔。我理解那种一拳打在海绵宝宝身上的感觉,恨不得把金拎起来在他耳边大吼老子是想上你!对不对。

丹尼尔摸了摸嘴角并不存在的血迹,带着一脸微笑走回了二连,远处二连传来佩利爽朗的笑声,“丹尼尔你该啊哈哈哈哈哈!让你昨天叉走我的肉!”

丹尼尔:你信不信我崩掉人设打爆你的狗头?!

卡米尔提醒了一下众人,“早饭可以了,带他们去食堂吧。”帕洛斯收起了正翻着的花绳,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我们先去吃饭了。”

十三班:为什么他那么喜欢玩花绳???虽然看着他玩也很有趣就是了???

“渣渣,吃糖吗?”嘉德罗斯摸了一把金的后脑。

“那要看看什么糖啊?”金在他身旁坐下,感受到格瑞的视线后回了一个笑容,然后继续盯着嘉德罗斯掏糖的手。

嘉德罗斯刚才并没有在意是什么糖,于是等他拿出来后,他自己和金的脸都凝固了。

人参糖。(笑容凝固在脸上.jpg)

“哇我不要人参糖,你留着自己吃吧!”金连忙站起来。嘉德罗斯一把拉住金,神情复杂的看着他,“渣渣,把它吃了,这是我给你的!”不要以为你凶我就不知道其实你也在尴尬好吗!

金一脸嫌弃地跑进食堂。于是接下来的早饭时间里,所有安静如鸡吃着早餐的学生都看着俩傻子追着跑,一个大喊“不吃你走开!”,一个一脸神情复杂。大戏吗?!

啊这个时候就是得有个人来制止一下了。格瑞一手抓住金的后领,一手糊在嘉德罗斯脸上,“别玩了,学生都看着,想被校长批吗?”

“嘁!”嘉德罗斯甩开糊在他脸上的手,愤恨的把人参糖的包装打开,“不吃我吃!”

到底是谁!!为什么给我人参糖!!为什么会有人参糖这种东西存在!!

妹子:阿嚏!谁在骂我!
朋友:你刚刚给了那教官什么?
妹子:人参糖啊?!怎么了?
朋友:我知道了,那个教官应该不喜欢吃。
妹子:人参糖为什么不好吃,我可喜欢了?!
朋友:你直男了。
妹子:.......

格瑞从手臂上的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给。”金接过一看,“啊啊啊啊我爱你啊格瑞哈哈哈哈哈哈!”

他高兴地走到嘉德罗斯面前,“你看格瑞给我的肉干,哈哈哈哈哈你只能吃人参糖!哎哟吗卧槽,打人啦!”嘉德罗斯差点没气到一口把糖整个咽下去,举起手对着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老子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你个傻逼的?!

被抢先了。卡米尔捏捏口袋里的软糖,看着不远处打闹的金。









我死了!在此打ooc嘿嘿嘿【傻子。我还是觉得我写的好垃圾,删改了好几次的产物。









是不是越来越像小学生了我ksbjskaj。
今天的我也很高兴的向着废柴之路前进,嗝!
我还是慢热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