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嘉金】军训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秋突然愣住,看着小孩一口的白牙,终是笑了。五月的阳光渗透人心。
“谢谢。”
缘结于此,红线牵引,一生一世。
嘉德罗斯在金家里住下来了,毕竟他的家人也不会立马找到他,从小饭来张口的少爷开始推煤炭生火的“大工程”。
一开始的时候,格瑞一脸怀疑的看着嘉德罗斯,“你确定你会生火?”
嘉德罗斯嘴角一扯,谁不会了。接受到眼神示意的格瑞转身慢慢走出的厨房,跟叼着个小番茄的金去洗菜去了。刚开始五分钟的时候,格瑞还是有了点闲心和金玩撒对方水的小游戏,可在闻到一阵呛鼻的味道时,他就坐不住小板凳了。当他从凳上蹦起来的时候,金就看着厨房的方向开始惊叫起来了,“格瑞,你看!窗里冒黑烟耶!”他急得跳脚,格瑞已经跑进去了,顺带还拿起了装着洗菜水的盆。
“喂!金毛脑袋你坚持住,我们来救你了!”金也跟着格瑞跑进去。
“...谁....金毛脑袋了...咳咳!”嘉德罗斯刚想挣扎着起来的时候,被人当头一淋,全身来了个透心凉。
“你妈的....”嘉德罗斯摘去脸上的菜叶,要不是不想回去.....
“哇金毛脑袋,你都是水诶!”金拿来干净的毛巾。
“谁啊!我这样不也是————”嘉德罗斯的话音卡在喉咙里。
看着嘉德罗斯的金发似是倒下来的旗子一样,金觉得很滑稽,一边笑着一边拿来了毛巾,给他擦着。
格瑞呆住,看着金手上的动作,又看了看金的脸,转身走出门外。
嘉德罗斯看着蓝色的眸子亮亮地看着自己,像是河里摸出的鹅卵石,只是那石头化不成这样漂亮的颜色。
他低下头,乖乖地让金擦着。
湖面上的水被拨开来了,露出了鲜活而又干净的东西。
他抿着嘴巴,心里是满满想要留在这个灿金脑袋身边的想法。
他哪里知道,这不是一种向往,而是会在以后慢慢演变成一种孤独。
—(分割线)—————————
吃着饭的时候,刚从田上回来的秋听说了这件事后,笑得前仰后合,格瑞更愿意把它形容成一种人仰马翻的欢乐。他是真没见过这么样的姑娘,模糊的记忆里,家乡的小女孩子们,拉个衣袖说个话都是温温雅雅的,只在特别的时候,会如强光。
“嘉德罗斯,你还真是没用啊哈哈哈哈,说你是天骄之子还真啥苦都没吃过啊!”秋举着筷子,“我还以为你家那个爷爷会让你去泥坑里享受人间疾苦啊!真宠你!”
爷爷见着他就吹胡子瞪眼了,泥坑爬是爬过,但可没让我去生过火啊!嘉德罗斯恨恨地戳着碗里的米饭。当他抬眼看向金时,对方正在乖乖巧巧地吃饭,整个嘴里头都被饭菜撑得鼓鼓的,像个....饿死鬼。
“我说嘉德罗斯你这样可不行啊,你还得在我们家住上一阵子嘞,不干活吃啥饭啊?!”秋用手背推了推小孩的胳膊,果不其然收到了来自小孩的死亡凝视,她嘻嘻嘻地笑了几下。
嘉德罗斯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格瑞却突生了一股小小的怨气,“别来我们家住了,直接送回去不就是了吗。”他夹起一块肉伸向金的碗里头。
秋停止了咀嚼的行为,愣了一下,却又弯起眉眼,好整以暇地看着嘉德罗斯和格瑞。
感觉....好像在抢媳妇似的...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









抱歉,只在上学前更了很少,考完试再继续吧...
这章的摘录语句是为秋姐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