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骗子来的。

【嘉金】军训

民国者,民之国也。
“金,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卡米尔看着金,眼中的蔚蓝色起了波澜。
“嗯?你问吧!”金很爽快地答应了。
“你的姐姐,叫什么名字啊?”会是她吗。
“我姐姐叫秋,她可漂亮了!”金眉间都跳跃着欣喜。
卡米尔却是心脏突突地跳。
找到了。居然....就这样找到了。
往后的卡米尔才懂,有一些人,一些事,命中注定,像是奥丁的那根破棍子,投出去就必定要死人。
卡米尔突然伸手捂住了金的眼睛,嘴角和眉梢染上了灯光的暖色。
格瑞和嘉德罗斯晚到了,此刻正坐在后边往前张望呢。就瞧见卡米尔和金聊得一脸高兴的场景,这要是换了哪家的千金大小姐,闺女儿,这可不得咬着手帕使劲儿跺脚了!
可格瑞和嘉德罗斯可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这头刚沉了脸色,这边就开始想着怎么凑到金旁边了。镇静如斯,不愧为榜上前一二。
可,卡米尔也非等闲之辈。确认完金的身份,大着胆把手捂在金的眼皮上。如正人君子般温温地笑完后,朝格瑞和嘉德罗斯那边看了看,眼里闪过精光。
???!情敌二人组感到了危机。俩小兔崽子对上了眼神。
“弄死那小羔子?”嘉德罗斯挑了挑眉毛,毕竟是个东北那嘎子的,能动手就不动口。
“不,先慢慢看着。”格瑞则是在江南水乡住久了,染了一身书卷儿气。说白了就先动口,不行了再爆他狗头。
达成共识。
格瑞先弓着腰走去前边,引来教官的侧目后,他先是一扫,把视线放在叼着狗尾巴草的雷狮身上。
哼,小崽子。雷狮耸了耸肩,站了起来走开了。
格瑞愣了一下,又扭过头去,凑到金旁边的那人那儿,“兄弟,让个位行不?”
“格瑞?”对方认出他来,“行啊,反正这戏子是个男人!”
“......”格瑞看着他走开,“是男人,所以没兴趣....”
“格瑞?!你去哪儿了!”金捉住他手臂,“我都找不着你!你快看!这讲得不是以前姐姐给我们讲过的霸王别姬嘛?”
“嗯。”他这会儿倒是沉寂下来了,安安静静在金身旁坐下。
再重申一下吧,世界闻名的风景可看不腻啊。
“这虞姬真美!”金禁不住赞叹。
“虞姬是男的哦。”坐在他后边的人插话了。
“哈?”金回过头去,一脸震惊地看着那人。
“虞姬是男的,我在后台看见了。”那人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
“呃,可....真的很美啊....”金嘴角抽搐了半天,“反正也好看,男人也可以好看,哼哼。”
“......”格瑞咬了咬牙,欲言又止。
“那你觉得男人相爱如何?”那人话题突然跳转,来了个措不及防。
金认真的想了想,撅着嘴半天,“相爱的话,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吧...”
“不就是嘛,相爱的话管它什么呢?”
“对吧?!嘉德罗斯!”金抬头看向来人。
嘉德罗斯此刻蹲在沙地上,他是刚刚才到这儿的,把金的那句话听得一点不漏。作为喜欢金的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这对嘉德罗斯来说简直是个雀跃人心的消息。
他看着金的双眼。蓝色的那汪泉,融进了血液,在五脏六腑荡起一股子欣喜。

民国者,民之国也。为民而众,由民而治者也。







抱歉了,没在星期四更。
我回去月考了,拜拜。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