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嘉金】军训。

诗和远方。
金忽然动了一下,吓得嘉德罗斯赶紧蹲下去。愣了一会儿后,又好像有点恼似的站了起来。他躲什么!想着便又胡乱掐了一把金的脸,蛮软乎,金突然睁开了眼看着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掐我脸,你喜欢我啊?”金抓着被子,撑起头来看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狠狠掐住了金的脸,“谁喜欢你了?谁喜欢你了!你再说一遍?!”
“不喜欢!不喜欢行了吧!”金扑腾着脚丫子,“那你找我啥事啊?”
“晚上冷,我睡你床。”嘉德罗斯拉开被子,坐了上去。
“不是等等,我为什么要给你睡我的床?”金揪住嘉德罗斯腰上的衣料往外拉。嘉德罗斯实在没想出来借口,“老子喜欢。”
金叹了口气,小声嘀咕,“想和我睡就说一声嘛。”嘉德罗斯自然是听不到的,听到了还不和金打架。
嘉德罗斯钻进被窝里,“你脚怎么这么冰?”金扭过头去对着他的脸,“天冷了没办法,我暖乎不起来...”金把脚往嘉德罗斯的方向一伸,“喔....”意料之外的高温。“冰死了,滚一边去。”嘉德罗斯暴躁地踢开金伸过来的脚。
金瞪了嘉德罗斯一会儿后,小声地逼逼,“早知道就不让你过来睡觉了。”
少年人却丝毫不想为何这个成天与自己作对的家伙会半夜跑过来说要和自己睡觉。迟钝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催化剂。
等旁边的人传来有节奏的呼吸声时,嘉德罗斯转过身去,轻轻地抱住了金,“啧,真的是冰死了!”嘉德罗斯一边好奇一边大着胆子捏着手下的肉。“这小子一点肌肉都没有。”嘉德罗斯笑了一下,格瑞肯定没敢这么干过。
卡米尔醒了的时候,有点别扭的看着金床上相拥的两人。另一边的雷德是一副想拍掌的样子,祖玛没有多少大惊小怪,叠好被子准备穿鞋。金在梦中抖了一下,挣扎着坐了起来。嘉德罗斯皱着眉也坐了起来。把嘉德罗斯赶下去之后,金先是把床单抚平,然后仔仔细细地把被子叠好。“我鞋子是在你那边吗?”嘉德罗斯突然大喊。“没有啊!你...”金一边往床底探头一边大声回话。“好了我找到了,你刷牙去。”嘉德罗斯朝金挥挥手。金点点头,低头穿上鞋子,往地上跺了跺。
刷牙洗脸的过程很快,因为第一天,他们捧着水杯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被雷狮吼着洗漱完了全程。
金拿过挂在床头的皮带和外衣,一一穿戴好。拿起帽子盖住那一头乱发后,金看看自己全身上下,元气满满地走出宿舍门。
“早啊格瑞!”金溜到人群里面,一把抓住格瑞的肩膀。格瑞被拉得退了几步,“走快点,迟了教官得罚。”
“好的好的!”金收回搭在格瑞肩膀上的手,格瑞愣了一下,有点不满地动了动眼皮。
吃完早餐后十二分钟。
雷狮叼着草杆,“来了啊,今天蛮快嘛。”从石头上跳下来,拿下草杆,“单数出列!去器材室取垫子去!”
金往前迈出一步,另一只脚跟上去就跺。小跑着去到器材室后,金随手拿起一个垫子就走,突然在角落看见一个小东西,金瞄多了几眼,咧开嘴笑了。嘉德罗斯也是单数的,刚拿起垫子就看见金傻兮兮的笑,“这傻子又笑啥?”笑得还蛮好看。
看着他们把垫子放在地上后,雷狮叉着腰挠挠头,“就,照旧先跑四圈半回来吧。”雷狮把头往旁边一扭,“这次慢跑,跑整齐点。”
安迷修看着操场里面整齐地跺着步子的新兵们,一点一点地笑起来。让雷狮当教官真是惜才了。
金鼓着腮,尝试不呼气地跑步,憋红了一会后被偷偷换了位置的嘉德罗斯一手照着腮摁了下去。“你是不是有问题?”嘉德罗斯有点嫌弃,“跑个步玩这种东西干嘛?”金听着气声越来越小,擦了擦嘴边的口水,“以前我不知道在哪里听过肺活量大的人可以跑好久的!”金比划了一下,“我想试试!”
“是身体好的人肺活量大。”格瑞三步一呼吸,“你从哪里听来这种奇怪的话?”
嘉德罗斯嗤笑着,“呵,说出这种话的都垃圾。”
这几天四圈半跑下来,身体倒是习惯了这样大的运动量。“你们仨,出来蹲个一百五。”雷狮把手指向挺直腰板的金,“跑步还说话,气儿多是吧?”
“哇...”金不敢吱声,乖乖地溜过去蹲着了。嘉德罗斯看见金动了,走过雷狮旁边的时候,四目相对。雷狮别扭地笑了一下,等嘉德罗斯走到金旁边时蹭地拉下脸来“好哇你个小崽子....”
格瑞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默然地走向前边的空地。
“那么今天上午的项目就是两百个仰卧起坐加一百五十个俯卧撑。”雷狮扭向一边,看着稍微发白的苍穹,“下午摸枪训练。”

酒和佳人。












我错了,但凡牵扯到lof我都承诺不了才是。
其实我写的这个民国军训,太过温柔了。
没人评论,那我就写悲剧吧。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