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牌溶剂🌙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嘉金】军训(4)

为你花开满城。
雷狮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我刚开始觉得这白头发的狼崽子喜欢那小子的时候,就觉得行不通。”
“所以你就给布了个局?安迷修扭过头去看他,“那那个金色头发的孩子呢?”雷狮听见他提起嘉德罗斯倒是顿了一下,闭上眼睛嚎了好一会儿,“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啊,我一开始没看出来他也喜欢那小子,我本来只打算套住那个白发的家伙。”也就是说,嘉德罗斯对金的喜欢实属雷狮的意料之外。“你想告诉他们的事是什么?我真是没想到你雷狮也有事儿妈的一次啊!”安迷修本来神情严肃,说到最后反而一脸好笑的看着雷狮意味不明的脸。雷狮扫了一下安迷修的后脑,“笑啥?我认真的。”雷狮皱了皱眉,“就他俩的那喜欢法子,别说以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坑死别人都有可能!”雷狮实在说不出口最后一句话,照他俩这个喜欢法子,金,会是他们最大的累赘。雷狮叹了口气,站起来看向远处。沙地上的少年人似是沉入梦中,脸上的表情隐晦不明。安迷修从下往上看着雷狮面部硬朗的线条,不禁感慨他们两个能一块真好。“傻子,傻笑什么?”雷狮看着安迷修,嗤笑了一下。“我告诉他们,他们是军人,喜欢人的同时,多考虑考虑两头的事。”雷狮停了一下。
“别到时怀着自己那点小心思死了,那可真是可怜了。”
金捧着剩下的水喝了个一干二净之后就走出去了。“好了小兔崽子你赶紧过来归队!”金听到了雷狮的喊声,小跑着回到队列里。雷狮把手背在身后,“好了接下来先做一下准备运动,然后跑四圈半再回来。”
做完准备运动之后,就是四圈半的时间了。嘉德罗斯假装不在意的凑过去金那边,“喂!窝囊废你没事了吧?”
金愣了一下,然后直起身子笑了起来,“我没有什么事啦!话说嘉德罗斯你是在关心我吗?”金换上了一副鸡贼的笑容。嘉德罗斯听了突然凶了起来,“谁关心你了?!你可别自作多情吧窝囊废!”搁下这话后,他转身就走了。没人发现他悄悄红了的耳朵,少年人的心思是雨后的水洼,微微的影响一下便会荡漾起来。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回去自己的位置上后,微微倾身看着金,“真的没问题?”“嘿嘿跑步是我长项啦!”
三圈半之后,雷狮把手挡在眉眼上边,“这小子,是想把逃跑锻炼一下还是怎么?”眼里是少年人飞扬的灿金色的头发,和那双装进了山河湖泊的眸子。
跑完回来的人没有一个敢放松,因为他们清楚了以雷狮的尿性来看,接下来绝对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雷狮笑不露齿,“哼哼!”这回倒是聪明了。“准备一下,接下来做八十个引体向上!”安迷修白了一眼雷狮,翻看药箱里有没有带冷冻喷雾剂。
一秒过去后是意料之中的哀嚎,“啊啊啊啊啊,我他妈连十个都做不了啊!”“果然还是!”“教官真是令人感到可怕。”
“忘了说,跟早上有点不同,做完八十个之后就去跑三圈再去吃饭,晚的今天晚上抱着馒头回宿舍吃吧。”雷狮下了个死命令之后,坐在了一旁的空地上。此话一出,杆子就成了焦点,立马被抢空了位子。格瑞和金呆在原地看着已经开始嚎叫着的大伙儿,很神奇的是,嘉德罗斯他们几个也没去抢。“反正慢了我也是不用吃馒头的。”嘉德罗斯向着对他投来目光的金大喊,“你个渣渣就等着吃馒头去吧啊!”金皱着眉,“我才不会吃馒头!你给我看着了!”等人做得七七八八了,第二轮的杆子抢夺也就开始了,连里做完的那一半人马不停蹄的开始放松一下,准备跑剩下的三圈。格瑞这回学聪明了,看准了一个空子就扑上去。顺便揪着金的后领扑向了那个位置。“好了,自己开始吧。”格瑞看了一眼金后,扭过头去运动去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群来。金一跃而起,抓住了杆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再没和谁说过话。“啊啊啊啊啊啊!”金到最后真的是撑不住了,手一松人就给躺地上去了。格瑞赶紧松开杆子,把金给拉起来。“你先去坐一会儿,教官这次没有限定时间,不是太晚就可以了。”
“不要!”金一咬牙站了起来,“我当兵虽然是为了找姐姐,但怎么说我也是个未来的兵!格瑞你别扶我了快点做你的去!”格瑞被金推到杆子下面,“快去吧!”格瑞喘了口气,看着金的眼睛愣了一下,“嗯。”说着就重新抓住了杆子。金拍拍后背沾上的沙子,喉咙里发出一点气声。撇了撇嘴,金哀怨地看了一会杆子,胡乱在裤子上抹掉手汗后便又一跃而起了。
格瑞跑完的时候,金才开始跑第二圈。八百米一圈的操场,谈何容易。格瑞看了一眼金,他很确定,金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而自己却不如金。目标在这个时代里,是最应明朗的东西,金有了,而他并没有。格瑞晃晃脑袋,没再多想。再看了一眼后,沉默着走向饭堂。嘉德罗斯盯着金,嘴里不停地嘀咕,“窝囊废就是窝囊废,跑这么慢干什么!”那小子的眼睛是真漂亮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跑完这三圈基本上已经累脱了,酸胀的肌肉挣扎了一下,准备迈向饭堂。
“诶诶诶,小子你来一下!”雷狮向他招招手。“教官你还没吃饭?”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这不等你呢吗。”雷狮看着金坐到自己旁边后,神情慢慢严肃起来,“小子,你知道你自己和别人的差距有多大吗?”
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的。”就拿格瑞来说,比起自己,格瑞真的是很优秀的新兵。雷狮这会儿倒是放松了下来,“你知道就行,我怕你不知道我就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了。”雷狮指指坐在远处看星星的安迷修,“看见那傻子了吗?”
“医生怎么了?”金疑惑地看着雷狮。“他一开始和你一样,傻不愣登的,弱倒不是弱到哪里去。”雷狮笑了一下,歪了一下头继续说,“可有一天,他顶撞了自己的教官,被罚去跑操场,不认错就不给回来。”
“他整夜都没有回来,凌晨的时候我去捡他回来的。”雷狮抿着嘴,“他和教官吵的是弱者能不能护着弱者,安迷修咬死了说肯定有的!”
“你都不知道他那时候眼睛多漂亮,闪的都他妈得是光。”雷狮继续说着,“半路上,我见到了教官,教官看了我手上的安迷修一会儿,就说饭堂有个保温瓶和一些馒头。走的时候还留了一句,这家伙,以后会是个冲锋杀敌的好军人。”金看了一眼远处的安迷修,又看了一眼雷狮,摇了摇头,“不太懂...”
“我是叫你,坚定一点!努力就好了,别放弃就好了,不见得现在不厉害的以后不厉害!鼓励你知道了吗!怎么一个两个都傻不愣登的!”雷狮没好气地说。金顿住,雷狮没再和他说话,站起来走向安迷修。“哦今天你只能吃馒头了傻小子!”雷狮转过头去,跟金打了个招呼。他站在逆光处,没看清金的眼睛。那双蓝色眸子,流光溢彩。
走到饭堂的时候,旁边突然走出来一个人。“我给你留了饭。”格瑞把饭碗递出去,“嘤嘤嘤格瑞你真好!”金捧着还热的饭碗,突然哭了起来。“喂你怎么真的哭了?!”格瑞突然慌了。“没事我就是开心,那我先回去了!”金揉揉发红的眼睛,嘿嘿几声就跑开了。
格瑞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紫色的眸子镀上了光。
金推开了宿舍的木门,还没等踏进去,嘉德罗斯就突然从床上蹦起来,然后把他堵在门口。“喂窝囊废我给你留的.....”嘉德罗斯本来眼睛是向着另一边去的,金手上的某样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这他妈谁给你的?!”嘉德罗斯揪着他手臂大声问道。金尴尬的笑了笑,“格瑞给我的,你这份我也可以一块....诶!”嘉德罗斯听到这里,拿着碗的手往回一缩,“谁说我这是给你的了,吃你去!”
“原来不是给我的吗?”
“不是,上边去儿!”嘉德罗斯快步走去椅子旁边,一屁股坐下去后,胡乱扒拉着碗里的饭菜。
“好吧。”金看了一眼嘉德罗斯,被瞪回来后就捧着饭碗走到另一张椅子上坐下了。原来嘉德罗斯胃口这么好的吗?
入夜了,金把饭菜解决完后闲着无聊就去找了卡米尔。“卡米尔,你好像都没怎么说过话诶!”
“没什么好聊。”卡米尔冷冷的看了一眼金,就准备脱鞋了。“诶等等,有得聊的有得聊!”金一把抓住卡米尔的脚。卡米尔叹了一口气,“你想和我聊什么?”金愣了一下,挠挠头发,“这个我....”
“今天的引体向上,你的手应该分开一点,这样没那么费力。”卡米尔继续扫视金全身上下,“你的耐力不是很好吧,爆发力应该不错,能够迅速反应不过还不够快...”
“等等等等等等!”金赶紧伸出手去捂住卡米尔的嘴巴。卡米尔拿开金的手,“那今天就先这样,明天找我一下。”卡米尔脚一抖,鞋子就掉在地上了。金松开了手,站起来看着已经背过身去的卡米尔,突然兴奋地跺起了脚。雷德叼着牙刷,往外面看了一眼,“他好像很高兴?”祖玛歪头思考了一下,“那傻小子什么时候都很高兴,就是因为这个嘉德罗斯大人才喜欢他的吧。”他扭过头去看漱着口的嘉德罗斯。“唔!咳咳!”嘉德罗斯差点没一口把漱口水给吞了,“小声点!”
“怎么了?”金扯了扯背心,疑惑的看着刷牙洗脸的三人。“洗你的澡。”嘉德罗斯的脸上沾着牙膏的泡沫。
金翻了个白眼,撇撇嘴,推开洗澡房的门就进去了。嘉德罗斯回想着刚才眼前晃过去的金的模样,窝囊废挺白啊。
等金洗好衣服挂起来的时候,宿舍里边只有他还睁着眼了。他胡乱揉揉被水珠沾湿了的金发,“得早点睡了啊,格瑞得骂我了。”金迷迷糊糊地就躺下了。所以没看见嘉德罗斯听见他提起格瑞时,身子抖了一下。
等夜更深的时候,嘉德罗斯实在没忍住了,刷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他赤着脚,走到金床边,轻轻地扒开盖过头顶的被子,少年人精致的脸孔曝露在空气中。
下凡的仙,大抵就是这般模样了吧。

为你花开满城,为你灯明三千。











借了秀秀天官赐福的句子,还请原谅。我实在是不知道民国时期有没有牙膏.....百度答案也模凌两可...就当他有吧。下集就还没想好,理科生灵感来自于随缘。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