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牌溶剂🌙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嘉金】军训。

民国者,民之国也。
“....一百九十二....一百九十一!”金撑着两只颤巍巍的细白胳膊,挣扎着起来,滴下的汗润了土。“是一百九十三,这咋做着做着就给倒回去数了呢?”雷狮蹲在金跟前,笑弯了眉眼,“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晒黑点啊!”说着就把一只手往金身上压,看着金趴下后,大笑着走开。“我了个去,羽毛压死人!”咬了咬牙按着地上的沙子又给撑起来了。
格瑞看着金,叹了口气继续做。
“二九九!三百!啊啊啊啊!做完啦!”金把身子往旁边一侧,丝毫不嫌弃沙子会粘在身上。格瑞站起来,捶了捶酸软的胳膊,“起来,吃午饭了。”金一个鲤鱼打挺,“走吧哎哟!”
格瑞眼疾手快揽住金的腰,“你就不能小心点吗?”他皱了皱眉。“不小心嘛不小心,嘿嘿,谢谢啊格瑞!”
这是军训的第三天,他们是民国力量的新血,正准备蓬发。
“虽然说这几天下来,训练的量是蛮大的,可这饭的确是好吃啊!”
“废话,给新兵的,好吃是必然。”
“那我还要继续当兵吗好纠结啊啊啊啊!”
“我娘说了当兵好,不用担心那啥来着?”
“诶这我知道,我姐说那叫铁饭碗!”
“诶对对对!总之当兵不用愁那么多!”
金把米饭扫进嘴里,“格瑞,你为什么当兵啊?”格瑞夹菜的筷子一顿,“没为什么。”金看了眼银白色的脑袋,点了点头,“我的话你就知道了吧!反正你一定是知道的对不?”
“找秋姐不一定要当兵。”格瑞咽下一口饭后答道,“食不言。”金撇撇嘴,“知道啦,事儿妈!”
金把剩下的饭扒拉完后抹了把嘴,被格瑞打了一下手,“洗把脸去,说了别再用衣袖擦嘴。”“这不习惯了嘛!”
金走向门外的那一排水龙头,刚准备拧开来捧水,突然被人泼了把水。“哟窝囊废!”金用衣袖擦去眼边的水珠,哎呀又用衣袖擦脸了。“说谁窝囊废呢!嘉德罗斯你真没眼光!”
“也不知道军部怎么看的,把你给招进来了。”嘉德罗斯冷哼道,白了一眼金后就走了。在路的尽头,倒是碰上了不怎么想见到的家伙。格瑞看了眼就没再把视线放在他身上,迈步向金走去,嘉德罗斯也没打算打招呼,虽然是一个连的,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恶劣关系。在这场擦肩而过就快结束的时候,嘉德罗斯用仅格瑞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格瑞,有本事你就护住他。”可他总会是我的。

民国者,民之国也。为民而众,由民而治者也。











emm,我去问了问老师,她说民国人物传记比民国通史有趣,我一个理科生为什么不是方程式矢量标量绕着我转呢....
在下一篇里面,蒙特祖玛会是个性转,为了凑齐红绿灯组合。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