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嘉金】军训

民国者,民之国也。
金举着水杯高呼了一声,“爽!”格瑞看了他一眼,把目光移向了远方。水从少年的嘴角流向细白的脖颈,然后流向衣服,流向更深处......格瑞拿过自己的水杯抿了一口,咽了下去。“格瑞格瑞你在看什么?!”金凑过去,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嘉德罗斯啊,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们俩一样厉害呢?”金坐回去。“你不需要变得和别人一样,我并非永远都是你的标准。”
“可万一你有什么危险,我能保护你一下下啊....”少年小声嘀咕着。格瑞没再答话。
我足以护你一世!这是格瑞心中所想。可后来到死时才懂,不过是自个儿年少轻狂罢了,这世道,谁护得了谁?
“好了好了,都休息够了!起来继续训练了!”雷狮拍了拍手掌,把树荫下一堆梦里人唤起。
“才不到十分钟呢!教官再多一分钟好不啊?”一个少年人仰着头,伸手挡着眼前的碎光和雷狮讨价还价。
“教官我可没有多的一分钟!”雷狮呲了呲牙,“现在这世道,可容不得你们惰,忍不得你们娇。”可那顽劣脾性只现了一瞬,便褪回皮下。
金撇了撇嘴,扶着树站了起来,蹦了两蹦把土抖下去后扯着格瑞袖子,“这教官真凶,是吧!”“他凶得有理。”格瑞正了正发带,理了理衣服。
“格瑞你总是不赞同我的说法!”金翻了个白眼跟上了格瑞的步子。
“调整一下自己,待会俯卧撑三百,我先给你们来一个规范的,做不完没午饭啊。”雷狮乐呵呵地看着底下一帮子少年人,愣是给他笑出了两分慈祥。
一片死寂后,“卧槽,把我们当神仙呢吧!”“我想吃午饭啊妈的!”“我他妈就不该来这...”

民国者,民之国也。为民而众,由民而治者也。











理科生的我开始对民国历史感兴趣。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