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百合】醉态。

#双十一被困在家里,不爽,听歌发泄就来灵感了。
#本来是打算什么都不更的了。
#这是原创的,不爱看的给我点面子【哭唧唧,管班都没人听!。
#开始了哦!。





这是她们十八岁的庆礼,去一次同性恋酒吧。
子郡第一次见识到茗川的醉态,平常的茗川喝酒都在家里,藏着掩着不给看。现在好了,在她面前喝酒了她才知道为什么不给看。茗川一个女孩子,长得不好看也不难看,偏偏被说惯了之后开始变得不由自主的男性化,倒是比起比较少女心的多了那么一丢丢帅气。
可现在是喝了酒的茗川。酒吧的灯光本就是调成那种魅惑人心的暗色,打在茗川身上,竟硬生生帅气了几分,看上去甚至是玩世不恭的态度。酒吧里tension的歌声弥漫着,茗川突然把子郡拉了起来。
“去舞池。”茗川低低地说着。
子郡被她推到舞池中央,一开始还有点放不开,后来随着音乐开始摆腰肢,子郡和茗川当初是开玩笑一般报进街舞社的,现在看来有点用。子郡本身长得也是不错,加上高二学会了化妆后,整个人愈发惊艳起来。
茗川盯着子郡的动作,微微咪起了眼睛,眼神里带着宠溺,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带有磁性的笑声。几个女子盯着茗川挪不开眼睛,女性,到底是比较缺爱的动物。这话是茗川自己说的,子郡听到的时候很意外,被传性格很好的人,言辞却是犀利狠辣。子郡不知,这就是茗川本性,她不是一只会等着你去抚摸的家猫,而是一头会欺骗人的狼。
子郡知道茗川就在自己身后,却刻意不回头,她有一个很危险的想法,撩拨现在的茗川。她忽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眼神明暗不一的人。茗川轻轻的“嘶”了一声,那回头一眸中带了点情色意味。撩拨我啊....茗川曾被心理辅导老师夸过的洞察力强在这里体现出来。
她笑了一下,微微低头靠近子郡的耳朵,“媳妇。”有些委屈的声音让子郡一下子心软,她直起腰来,往茗川怀里倒去,茗川拥住。
“你干嘛!”子郡突然惊呼。就在刚才,茗川做了一件令她震惊的事。在拥住子郡后,茗川自然而然的把手搭在子郡腰上,子郡也很习惯茗川这种只对恋人撒娇的行为。然后茗川把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开始揉捏子郡的腰,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很满足,蹭了子郡脖子一下。突然,茗川把指甲从子郡腰肢上划拉到小腹处,一个劲儿的打转,又摸了几下子郡大腿内侧。子郡一下子如梦初醒,拍开了茗川的手。
“阿川?”子郡下意识叫了茗川一句。
“嗯?”
“你是不是喝醉了?”
“没有。”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啊。”
“那这还没醉?!”子郡哭笑不得,醉了酒之后的茗川愈发像野猫了。
“想操你了。”
“......滚。”子郡半天才从嘴里憋出来一个字。








这大概就是我想对我喜欢的人干的事了。









今天的废柴汤姆也很高兴x。

之前没弄tag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