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一岁

骗子来的。

【佐鸣】拾落花。(迟到的生贺)

#作为一个高一新生我很想对小周大周这种东西说声妈卖批,都是它害的我不能早一天回来准备生贺的文!。
#然后本来这个是要emmm写死鸣人的.....但是觉得不太好就演变成小甜饼+美工刀了。
#我,我在前面打ooc吧,好嘞,开始正文,哦对了这是个短篇。


床头温柔的橙色灯光弥漫着整个病房,佐助捏了捏床上人的手指,“最近天开始凉了。”佐助顿了一下,“你体温一直很高来着。”他又突然笑了。揉捏着鸣人的手开始渐渐的握紧,一点点染上鸣人的温度,“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佐助将手拉到唇边,不轻不重的落下一吻。

鸣人是在三年前的事故中昏迷的,因为与佐助的恋爱。鸣人是他的班主任,而佐助就是他的学生了,既是师生恋又是不被认同的同性恋,面临的社会阻力相当大。在被揭露之后,鸣人当即被上头停职,在后来整个学校里到处都是对佐助与鸣人的恶意。用鸣人班上的人的话来说就是,吃饱了没事干,傻逼一堆。敌不住舆论压力的他们在事故之前约了出来谈话。佐助高三了,鸣人不希望影响他的前途和命运。结果就在回去的路上遇上了车祸。

经治疗后,佐助被告知鸣人不知何时能醒,可能是一两年,也可能是十年,也可能不再醒来。佐助低下了头,鼬以为他是在伤心,刚要安慰他的时候。佐助突然抬起头来,眼里是整个宇宙给予他的光亮。“我等,他不会就这样睡下去的。”鼬看着他的脸,最终只是无奈的闭上眼睛笑了。那是似曾相识的目光。

夜深了,这是第三年的最后一天。还有两个小时就将是第四年了。佐助合上眼,把头往床上一靠就睡了。

他做了个梦,梦里,目光所及皆是那片金色与那双蓝眸子。多久没见过了,那双睁开了的,生机勃勃的蔚蓝。他只能一张一张照片地看,十月十日,他每年在这个时候捧着手机,然后等待那阵悲伤慢慢被咽下。

可这悲伤哪里能忍?如同积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名为爱恋的液体从心里溢出,化开那积雪,于是水将他淹没。

烟花突然在天幕炸开来,巨大的响声响起,将早已入梦的佐助吵醒。佐助看着窗外的烟花,高兴的想给床上的人说说。

一扭头,对上了那双蓝眸子。他一瞬间愣住了,没有动作。见到那片蔚蓝的感觉是怎样的呢?眸子都亮起来的那种欣喜。佐助抱住鸣人,“我等你好久了。”

鸣人感到了肩上的湿润,也抱住了佐助,一下一下的给他顺毛。“我回来了。”

第四年的一月一日,天幕上炸开的烟花成了最美好的祝福。那双梦寐的蓝眸子,于此刻复苏。










嗷嗷嗷嗷嗷,是不是很短,而且很垃圾.....算了反正我就是垃圾,鸣人的生日礼物给晚了抱歉啊!







今天的我也是如此的慢热,向着废柴之路一往无前!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