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一岁

骗子来的。

【嘉金】我觉得,他们应该去民政局。(第三方视角)

1.我今年高一,在凹凸中学就读。
新学期的到来,让我兴奋又激动。我很好奇我们班的老师是怎么样的。
正当我坐在了课室里,满怀欣喜地等待班主任的时候。
突然有一本书从门外飞来,擦着我的脸过去。
我的心里活动是这样的:我操你妈谁啊!哪个傻逼!?然后一个金发蓝眼的老师走了进来,一边问我有没有事,一边对着门外的另一个金发老师翻白眼。可我眼中只有蓝眸子的老师,嗯,天使,我原谅他。“渣渣,你就等着我的那个班把你们这个班摁在地上摩擦吧!”门外的老师一直在挑衅。天使老师吐了吐舌头,我看见了门外老师的耳朵突然红了。
我觉得,莫名一股淡淡的恋爱的酸臭味,大概是我的错觉。
2.天使老师叫金,那个有点迷的老师叫嘉德罗斯。金是我们十八班的班主任,教历史;嘉德罗斯是隔壁十七班的班主任,教数学。我当了金的课代表,港真,他是真·天使。
于是我利用各种机会去偷偷摸摸发展我作为迷妹的力量。给他递东西的时候我会悄咪咪摸一把他的手;他头发上有东西我会第一时间发现,然后趁机摸!揉!金小天使世界第一可爱!我总是很会把握住这种诸如此类的机会,但总在这时,我身后总会传来一道视线。没事,我不在意的,除非他是嘉德罗斯吧。
我觉得金和嘉德罗斯晚自习时坐在门口一起讨论学术问题的场面异常和谐,虽然嘉德罗斯总会和金拌那么两下嘴,但是比起白天的那种要打架的氛围好多了。但是金不是教历史吗?嘉德罗斯不是教数学吗?可能他们在讨论教育学生的问题吧,总不可能是周末吃什么。
3.军训的时候吧,我觉得班上的一部分妹子异常激动。她们激动的时候就是嘉德罗斯和金一起的时候,无论做任何事情,总有那么一两声压抑的尖叫,“这对可爱!”“好吃!”“螺旋升天!原地爆炸!反复死亡!”
虽然嘉德罗斯看金的眼神总有一点点违和,但是这并不证明,他俩就是一对。我觉得我的想法成立。有一次教官组织了个活动,就是无论用什么方法,把人运过那条被教官们拉起来的线。大概是锻炼队伍的团结精神,我想了想。
然后金被教官们抛了过去......喵喵喵?我的小天使!?
在另一边,嘉德罗斯抱住了被抛下来的金,然后金搂着嘉德罗斯的脖子跳了一会。我觉得,这样的金也很可爱,要是不抱着嘉德罗斯就好了。算了,反正他们不是一对。
4.因为一些原因,我们班的体育课被调了一下。于是现在我们和十七班一起上课。金因为被调了课上午没课,跑来操场看我们。当然是我提议的。然后我看见了嘉德罗斯......算了不在意。
解散了之后我就和金坐在一块了,反正他这人一叨逼逼起来就没完没了。聊到了中考我选了跳远的时候,他站起来表示他也要来一个。他提了提裤腿,一边做着准备动作,一边说很久没跳了不知道还行不行。然后我看着他脚滑,飞跃出去,呈入水状,趴倒在地。卧槽!我连忙跑过去,扶起金。金呸了几口,拍了拍身上的尘,一举起手掌一看,接近动脉处擦了一大条口子,血正往外渗。突然有一只手拉过金受伤的手,一瓶水倒上去,“哎哟嘛疼!嘉德罗斯你轻点行不?!”金差点没哭出来,“渣渣就是渣渣,不及时处理伤口你是想发烧吗?啊?”嘉德罗斯把伤口里的沙子小心翼翼的挑出来。“哇你这人!语气好点嘛!”金顶着嘉德罗斯。“你连摔倒都能做出来一个入水的姿势真是她妈的神奇。”一边嘲讽一边给人洗伤口,嘉德罗斯居然也把这个做得异常顺手.....
我觉得,他们这样有种老夫老妻吵架的感觉。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觉得贼鸡儿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其实他们两个已经一块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写的很爽啊,嗯。仍旧在结尾打个ooc【傻子。










今天的我也依旧是个慢热的垃圾......哦我挖的坑还没填哈哈哈哈!嗝!会填的会填的。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