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骗子来的。

【百合】大概是新的脑洞?

#我坐车听歌听兴奋了然后脑子莫名运转成功!这个脑洞其实以前也有,我喜欢的女孩患抑郁,一直怕自己突然就emmm,然后就说让我不要忘了她emmm,不说伤心事!
#这是短刀!我慢热,还是个骗子。
#不过能把这种东西分享出来,我自己蛮高兴.....开始吧正文!

“喂!你快去!她上体育课忽然就晕了!送医院了!嘴里念叨你的名字!”杜萨林上课时,班上闯进来一个初中时同班的女孩。然后她脑子突然白了,下意识就飞跑出去。
她妈的她妈的她妈的她妈的!阎罗王不欢迎你!她妈的不许去!杜萨林随手扯过一辆自行车,发现上锁了,她一把抓住挂锁,使劲扯。可怎么扯得开?她这时候压根没有脑子。心里脑里嘴里回荡着都是一个人的一切,没别的想法了。
“你打车啊!”
“打个屁的车,路上塞车这时候!”杜萨林就是想着这个才没去大门外,她一屁股坐下来,手肘擦了一大块皮。
“卧槽你他妈.....还真开了.....”
“估计没锁好!告诉我在哪儿!”
“人民那里,你就这么骑着去?!”
“他娘的闭嘴吧!老子赶路!”杜萨林哪有功夫理会自己说话恰不恰当,雷云和电花开在天上,她估计都感受不到。
一个人觉得自己就要失去一切时,世界的万物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米尔就是她的一切。
仿佛是组成自己血肉和骨头的零件,失去她就会死亡。
雨倾斜而下,路上积水渐多。
杜萨林不要命的越骑越快。可这种天气哪里允许?不要说自行车了,汽车都在六十到八十之间回转,她一辆轻飘飘的自行车,这大风大雨的,能不摔?她一个趔趄,连人带车摔在积水里。
管它脏不脏,疼不疼。站起来就是跑,生怕磨不死自己,不要命的跑。那可是你的一切啊,你怎能不在意?
到了医院,门口保安差点没把她领出去。杜萨林一个女孩,头发衣服身上,到处带着点脏水,自然会被怀疑。
“6037,6037,6037.......”念叨在嘴里的是护士告诉她的病房号。
烦闷恐慌交织成藤,死死勒住她的心脏,窒息感蔓延。
打开门,看见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忽然有点安心了。
咽了一口气,走近床边看着她慢慢的呼吸。
仿佛解药。杜萨林思考能力回来了。
她伸出带着几处划伤擦伤的手,捏住米尔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
捏了捏,软的,暖的,活着,还在这里,在我旁边。在我眼里。
她不管不顾的哭了出来,呲牙咧嘴的哭。
米尔的父母是认识她的,也很喜欢她,见她这样一定是很在意自己的孩子了。
但是这般在意,倒是让一个做母亲的好奇。
“你为什么好像非常非常在意米尔?”米尔的母亲温和出声。
杜萨林抿着嘴唇抽噎,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因为我想要她的一辈子。”









写的真爽!妈诶!哈哈哈哈哈!我居然不更我all金跑来更自己的脑洞!大概是有猫饼!









然后,今天的我在废柴路上勇往无前!我是个慢热的人也是个骗子,但我身为一个骗子还是有点底线的,就是,我挖的坑,我都会填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