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骗子】三:

走到梁所说的“那地”前,五光十色的招牌在罗羽脑子里闪烁。
这是一家安静的酒吧。
可仅仅酒吧两字就引起了罗羽的不满。这地方可不是他手上这个扎着小辫子的五岁小女孩该来的地方。何况他本人也并不怎么对这种地方感兴趣,鱼龙混杂。
“这是我的酒吧。”梁偏过头对着呆愣的一大一小说道。见罗羽眉间拧到一块去,梁上前敲了敲他的脑袋。
“别嫌弃了,知道你不喜欢乌烟瘴气的地方。这里很安静的,你进去就知道了。”梁笑着给他说。
罗羽也并非对酒吧很讨厌,只是不喜。这么想着,罗羽把芽子的兜帽拉上去,牵着她就往里走。
“诶,等等!”梁一把拉住罗羽,罗羽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只见梁忽然把手摸向自己头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罗羽低下头,让梁方便动手。梁一把揪住那个被粉色橡皮筋扎着的辫子,扯下橡皮筋。
“你不自觉的吗?”梁捂住嘴,眼中满是笑意,把橡皮筋交到罗羽手里。终于反应过来的罗羽转过身去揉捏芽子的脸。
“诶诶诶,罗羽哥哥你干什么!?”芽子抓住罗羽的手,试图将其从脸上拉下去,以失败告终。
“再有下次,一点甜食都别想买。”罗羽顶着一张大红脸,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在梁的角度看过去,繁密的金色发丝中,那只红色的耳朵格外突出。
出于好奇,梁伸出手去碰了碰那耳朵,吓得罗羽整个人一缩。罗羽连忙捂住自己耳朵,往梁的方向看过去,“嘿,干嘛呢?!”
“摸一下,看什么感觉。”梁脸上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起来像一只大尾巴狼晃着尾巴讨好自己。罗羽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软。终是捏捏自己耳垂,“下次要摸,告诉我一声,别突然袭击。”小刺猬刚把刺放出来不到一秒,因为大尾巴狼的讨好,又给缩回去了。
“好好好,进去吧。”梁推着一大一小的后背,走进了酒吧。
正如梁所说,酒吧里很安静。没有罗羽想象中的乌烟瘴气与喧闹,到处笼罩着橙黄色的灯光。调酒师倾听着吧台上客人对工作的诉苦,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漂亮如流水;另一边的座位上,女人和男人高举酒杯,轻轻调笑;再过一点,半圆的舞台上,歌女以缓慢抒情的人声音切换着一首首不知名的歌,一曲毕,掌声起。掌声潮起潮落,客人与歌女的默契如同潮浪与太阳般。
意外的,很温暖。
这种认知使罗羽乍舌,他需要刷新一下他的观念。
“哈!秦佑梁你哪捡回来两个小孩子!”一穿着衬衫,大开领口的男子大步走过来,一手钩住梁的脖子,一手塞进裤兜。那头棕发很温顺,后面还扎起个小辫子,与其主人的性格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却很和谐。
可罗羽对这种吊儿郎当的人是敬而远之,变成木头一般钉在原地。
梁皱眉,“啧”了一声,不爽两字写在了脸上,那男子识相地放开手,打着哈哈道,“真是不解风情的男人,以后怎么找得到女朋友!”
“你说对吧,小兄弟!”男子上前去握了握罗羽的手。罗羽无措地任他拎着自己的手上下摇晃,芽子躲到了罗羽身后。
罗羽鲜少与陌生人有肢体接触,对他而言每一次触碰都宛如枯叶在手上划过般的麻痒感。他无法拒绝眼前眸子明亮的男子,他能感受到交握的手上传来循循的力量,温和而醇厚,似陈年老酒,甘甜芳香。
“吉康,把你的手和鬣狗一般的直觉收起来,然后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去。”梁打断了两人的肢体交流。
“好嘞,这就去!”吉康笑得眯起了眼睛,放下罗羽的手,转过身去,刚欲起步,就被罗羽扯住了衣角。
“梁他找得到女朋友。”罗羽一脸不容置疑。
吉康忽生出捏一捏这家伙脸蛋的冲动。这种小媳妇给老公辩解的即视感真可爱。他眼睛眯了眯,“别扮可爱了,我只是调侃一下嘛!”说完就遛远了。
罗羽将多余的词汇忽略掉,脑子被扮可爱三个字来回刷屏。我?我扮可爱?突然有点嫌弃自己。
梁上前一步拉起罗羽的手上楼去了,“楼梯右边拐角,第三间就是你们的房间,有事叫我,我的房间在楼梯左拐第一间,收拾完下楼,我带你去吃饭。”
“嗯,谢谢。”罗羽点点头,“啊,对了,梁,那个吉康是个什么人?”
“没什么,一个三十几的大叔,老男人。”梁又想了想,“风骚的老男人。”
“唔.....”罗羽没有回应,低下头思考着什么。
“我下去了。”
“啊?哦,我待会就来。”
“嗯。”
梁给罗羽带上了门。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看着自己的手,那是触碰过罗羽耳朵的手。他笑了,轻轻闭上眼睛。吉康要是见了他这副模样,估计会被吓得手舞足蹈。
他微微张开眼,将那只手放在唇边,轻轻摩挲。眼中流光异彩,像藏进了一个宇宙的光------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