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我是个讲故事的闲人,只会在你们措不及防的时候给你们灌上一大口凉白开

【骗子】二:

“罗羽。”只听到一声低沉的呼唤。
“梁,你来了!”罗羽少见的雀跃。
“你迟到了。”那男人将罗羽的头发揉乱。
“唔,找不着你.....”罗羽顺从地任他揉乱,“咱们走吧,芽子得睡觉了。”
“芽子?”男人往他身后一瞧,果不其然,一个女孩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还愣了愣。
男人牵起罗羽的手,往一处地方走去。
“你是打算把小东西放在我这吗?”男人平视前方,眼中的绿色起荡,紧紧抿着的嘴唇出卖了他。他生气了。
“嗯,你生气了?”罗羽歪头看他。
“没有,只是,”男人一口否决,“你捡了个麻烦回来。”
“那我也是你捡回来的麻烦。”罗羽淡然。
男人忽然甩开他的手,扳过他的身子,对着他大吼:“你不一样!”
罗羽只是一愣,他捏了捏芽子热乎乎的手心,对方立马握紧他的手以示回应。罗羽看着她笑了。
“嗯,不一样,芽子可爱多了。”罗羽温柔地笑了。这个小家伙总能触动他最温暖的部分。“芽子不会是个麻烦的。”
“梁,我没有可信任的人了。”
“在队伍期间,我照顾不了芽子,我很担心她唔.....你干什么?梁?”罗羽话未说完,便被捂住了眼睛。
梁的表情让芽子瞪圆了眼睛。梁放下了手,抱起芽子,“放在我这儿吧,我答应了。”
“谢谢!”罗羽笑了,蓝色的眼睛忽生出光亮,黑夜里,这样的眼睛令人过目不忘,像是一片晴朗的蓝天,又像藏了星星的大海。
“走吧,我那地就在前边不远。”梁指了指前方。
“怎么了,小鬼头,不喜欢我吗?”发现了在盯着自己看的芽子,梁不禁忍笑发问。像松鼠一样。
“哥哥,你眼睛真漂亮!”芽子直言,大大方方的表达自己对这个人的喜欢。
梁的眼睛的确漂亮。一看是一片幽深神秘的森林;二看倒是生机勃勃;三看就感受到了蓬勃迸发的生命力,这样一双活起来的眼睛,谁人不喜欢。再加上梁本身长得确实是好看,真是得到了上帝的恩赐。
听到了来自初次见面的小鬼头对自己的赞美,梁只是微挑嘴角,“你罗羽哥哥的眼睛,更漂亮。”那头金发和明亮的蓝眸子一直在他颅腔内晃悠,然后化作名为血液的热流的一部分,在全身上下激起一股子喜悦。
“嗯!”芽子想也不想,点头如捣蒜。
芽子看见梁身后那个昏昏欲睡的身影,很是心疼。为了安顿好自己,哥哥已然两天未合眼。罗羽对军人很敬仰。于是今年他满了年龄,立马就交递了申请。顺利通过体检后,他就相当于进入决赛。新兵的队伍仍需淘汰一部分。在“决赛”开始前,他必须先安顿好芽子。芽子能理解罗羽对军人的向往,她也表示过,如果罗羽去参军,她会支持他的。于是他们找梁帮忙来了。
“哥哥,我们走快点吧!罗羽哥哥累得要睡着了!”芽子使劲拍了拍梁的肩膀,也不管这样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是否失礼。
嘛,小孩子,不计较那么多,还蛮在乎罗羽。这是抱着芽子的梁。
梁往身后看去,正好看见罗羽给自己扇了一个大大的巴掌嘴子。
没变过,还是我的傻子。
“不用把自己弄清醒,那地方就在前边,快到了,到了就赶紧收拾好东西睡一觉再说。”梁握住他的手腕,于是他就跌跌撞撞地跟着走了。
趁着罗羽揉眼睛的档子,梁偷偷的笑了。像只得逞的狐狸,嘛,还是绿眸子的狐狸。
可是,罗羽没看到,芽子看到了。在小小的她看来,这俩人的互动与自己已逝的爸爸妈妈生前的互动很相像,却总有一点奇怪的意味。在后来的时光中,她终于明白,那是一个人单方面的渴慕罢了。
等一回神,她又想起了梁捂住罗羽时露出的表情。那种表情既无奈又有点惊喜,虽宠溺但严肃,像五颜六色杂糅起来了,浓厚的黑色。于是在一片浓厚的黑暗中,那一点吞没不了的光亮,成了一整个太阳--------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