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古(Tom)

骗子来的。

【骗子】一:

夜幕降临,街灯亮起,大街上满是喜悦的气氛,孩子们穿梭于街巷,大人们忙着宴会的布置。
新年来了。
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放松的时刻,可对于那些守卫的军人来说,重要的时刻开始了。
一年一度的新兵征集。此时的纳赛尔王国是大开城门,以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新鲜血液。正因为如此,这时的守卫军才更需要严加管理城关的出入情况,一刻不能放松。
“冰糖葫芦,两串。”出奇淡漠的声音。
“诶!来!卧槽!”买冰糖葫芦的中年大叔一愣,这是什么?
眼前神情淡漠的青年,一身黑风衣,大半张脸都被面罩掩盖,唯独蓝色的眼睛明亮的像久远年代明朗的天。嗯,整个人看上去很严肃。忽略头上那个被粉色橡皮筋扎起来的小辫子的话。真是冷着脸都压不下的违和好吗?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苦笑着给那个有点奇怪的青年拿下两串糖葫芦,“八块,谢谢!”
“多谢。”青年一边接过糖葫芦串,一边递钱。
这时青年背后冒出一个粉色的小脑袋。“哥哥,糖呢?”女孩眨巴着眼睛。
青年露出温和的微笑,把糖葫芦串往后一递,与先前的淡漠不同,青年现在给人的感觉是温厚的,明亮的。
看见了中年大叔讶异的眼神,女孩对着他说,“叔叔你不用觉得奇怪,罗羽哥哥就是不太擅长和别人谈话交流,害羞啦!”说罢,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又低下头去啃着山楂外边的糖。
“嘿!我没有!小家伙不许说话!”罗羽一种被脱了衣服的奇异感。居然被当面拆穿了,罗羽这下连耳尖都红了,“还有,除了糖,山楂也要好好吃掉!”他连忙对中年大叔打了个招呼,跑远了。
“哥哥啊,我可以,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嘛?”女孩趴在他肩头,认真的看着他。
“嗯,问吧。”这么说着的罗羽,伸手抹去女孩嘴角的糖渣。
“哥哥为什么会害羞,会怕和别人说话呢?大家又不是怪兽,不会吃了你哦。”小女孩抚慰似的拍拍他的头。
罗羽扭过头去,沉默着。
“说嘛,哥哥有心事要说!妈妈说过的,心事不能压心底,心会坏掉的!”女孩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有些着急的看着他。
罗羽把女孩放下来,拿过了她吃完的竹签,牵起她的手,“本来每一次都是想好好说话的,表现的更加外向开朗,热情一点的,就像芽子一样!”他看向芽子,芽子嘿嘿的笑了。
“可是总在那时候会害怕,万一我不适合这种形象呢,会不会被讨厌,等自己回过神来,就已经冷淡的作出了反应,给人家留下了淡漠的形象。”罗羽露出了无奈的笑。
“嚯.....”芽子瞪圆了眼睛。
“哈,芽子还不懂,没关系,你还小,长大再和哥哥讨论这些吧。”罗羽拍拍芽子的小脑袋。
“唔...好吧!”芽子鼓了鼓脸,而后又咧开嘴笑了。
街面上满是人群,多是一家人,很难找到独身的人。
“诶!别乱跑!”一个女人,应该是母亲。她身前围着红围巾的男孩,张开手,满街乱窜。
“嘿抓住了!”父亲吧?只见那个父亲一把捞起男孩,高举过头顶。
家人吗?唔....
芽子扭头看了看罗羽,又扭过头去傻笑起来。遇到罗羽哥哥真好,这是她扭过头傻笑时的想法。我也有家人。
然而罗羽没注意她的小动作,只顾着向街上张望。漂于水面的灯花,如虚如实;升上天空的孔明灯,如梦如幻;街上人们的谈笑,热闹的气氛,街两边的霓虹灯,没一样能牵住他的心思。
他所寻之人,身上不会有一丝这种气息。那是匹独狼。
经过一个路灯,灯柱后面窜出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手臂--------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