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一岁

骗子来的。

【all金】军训(开始填坑!

#之前军训的时候排长都有点gay里gay气,狗粮piapiapia的往脸上来,怨愤!码字!挖坑!
#然后这就是产物咯!希望大家看的高兴!。
#哦哦哦,对了,私心一下三排一个连。金格瑞嘉德罗斯是一个连【私心】安迷修雷狮卡米尔一个连,佩利帕洛斯丹尼尔一个连,剩下的都是路人谢谢!。
#开始垃圾正文!。

每个高一狗都必须经历一次比较难忘的军训生活,作为今年凹凸基地的军训教官,金表示很高兴能给他们带来一次这样的军训。

金跑出去,找到了自己负责的班级,欢脱得像个孩子。十八班的学生们表示看见了一个穿着军服的大男孩像个傻子一样招手,hin可爱!但是hin奇怪啊?!说好的肃穆呢?

嘉德罗斯站到十七班车前,看着学生们一个个慢吞吞的下着。“下快点!”他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把一个妹子吓得一脚踏空。“呜啊!诶?...”妹子被托住后看了一眼上方,一片璀璨的金色晃了她的眼,看愣了。

“你可以起来了吗?”嘉德罗斯忍住想扔开妹子的冲动,难得好脾气的问了她一句。“噢噢噢噢!抱歉教官!”一秒站直,然后,同手同脚拖着行李箱走了。她一跑到朋友面前就开始跳了,“啊啊啊啊啊那个教官好帅!”“可他现在抱着那个很可爱地挥手的教官哦,我劝你放手。”
“诶?”妹子一回头就见着嘉德罗斯一手揽着着金的脖子,用看情敌的眼神盯着另外一名教官的情景。

我?!虽然好不服气但是好高兴?!妹子走过去拍了拍嘉德罗斯的肩膀,等嘉德罗斯回过头来,妹子一手抓住他的手给了他一把糖。“加油!”然后欢快的跑开了。剩下嘉德罗斯原地懵逼。

待检查手机等违禁品情况后,就开始坐下等早饭了。金坐在小凳子上百无聊赖,开始抓着格瑞的头发玩。“你在干什么?”格瑞看着他,把他手里的银丝揪了回来。“格瑞,我好无聊啊!!!”

这时候他身后的三连突然齐刷刷转身向着他们,雷狮踏着步子走到他们面前。“小鬼头,来比赛吗?”金一听来了精神,“诶好啊!比什么?!”雷狮站直了身子,大片大片的阳光笼罩了他,“比唱歌啊!”他咧了一下嘴,回头对着十四班大吼,“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随着唱字音刚落下,歌声如排山倒海般响起。
“看谁的班最大声,最后的班级教官受罚!”雷狮瞥了一眼金身后的格瑞和坐在另一边的嘉德罗斯,“行。”格瑞扫了一眼他的班。

十九班:刚才莫名感受到了杀气?我们是不是要大声点?

嘉德罗斯自然是答应的,举起身边的棍子一指,“能不能赢过他们!”“能!”

“是不是胆小鬼!”“不是!”

他满意的放下棍子,看来是教对班了,教了个硬气的班级。他的目光回转到金身上,又看向雷狮,点了点头。

金蹲回去他们班面前,“那个你们可以吧?我相信你们可以的!”

十八班:卧槽爆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为了小天使,不赢是人吗!

安迷修呢,安迷修专门问过他的学生们,学生们表示不参与混战谢谢,于是呆毛都焉了的安哥只能坐在小凳子上呆呆的看着活蹦乱跳的小天使。

十六班:我们是不是过分了,安哥看起来好丧啊,要不下次成全他?以及安哥是不是对十八班的教官有什么想法?

一声赛过一声的歌声在整个棚子响起,与空气产生碰撞,于是激起了迸发的力量。卡米尔很高兴的看着金手脚并用地给他的学生们指挥,扯了扯颈上的围巾,嗯,没有参加也是好的,不错过金的一分一秒。

十五班:卧槽教官我们想参加啊!!为什么就咱们那么安静!!心痒痒啊啊啊啊!

“丹尼尔丹尼尔!我们班是不是赢了啊!?”金凑到丹尼尔身边。丹尼尔揉揉身旁冒出来的脑袋,“是的,你们赢了呢。”被拉上来的二连连长兼十三班教官一脸高兴地看着他。

十三班:到底是为什么都聚集到四连打闹了啊?都不带我们?!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你们是不是对十八班有什么执念啊?!

“卧槽,丹尼尔不带你这样的!”雷狮指着丹尼尔,差点就撸起袖子了。

“我?我怎么了?”丹尼尔一脸如沐春风的和善微笑,眯起的眼睛里泄露出一丝凉薄的暗金。“我并没有做任何不公平之事,金的班级确实分贝比你们大,不要以为我对金有什么想法我就会偏向于他。”

二连:连长你黑了。
十八班:我想我的嗓子还有得救。
金:等等你对老子有什么想法?!

金一秒站直,“丹尼尔你刚才说了什么?!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卧槽你想打我?!”想当初丹尼尔是早他一年毕业的兵王,格斗是满分的。看着金极速退远,丹尼尔的微笑凝结在脸上,喜欢上直男真他妈痛苦。

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眸子,“我理解。”格瑞认真的看着丹尼尔。我理解那种一拳打在海绵宝宝身上的感觉,恨不得把金拎起来在他耳边大吼老子是想上你!对不对。

丹尼尔摸了摸嘴角并不存在的血迹,带着一脸微笑走回了二连,远处二连传来佩利爽朗的笑声,“丹尼尔你该啊哈哈哈哈哈!让你昨天叉走我的肉!”

丹尼尔:你信不信我崩掉人设打爆你的狗头?!

卡米尔提醒了一下众人,“早饭可以了,带他们去食堂吧。”帕洛斯收起了正翻着的花绳,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我们先去吃饭了。”

十三班:为什么他那么喜欢玩花绳???虽然看着他玩也很有趣就是了???

“渣渣,吃糖吗?”嘉德罗斯摸了一把金的后脑。

“那要看看什么糖啊?”金在他身旁坐下,感受到格瑞的视线后回了一个笑容,然后继续盯着嘉德罗斯掏糖的手。

嘉德罗斯刚才并没有在意是什么糖,于是等他拿出来后,他自己和金的脸都凝固了。

人参糖。(笑容凝固在脸上.jpg)

“哇我不要人参糖,你留着自己吃吧!”金连忙站起来。嘉德罗斯一把拉住金,神情复杂的看着他,“渣渣,把它吃了,这是我给你的!”不要以为你凶我就不知道其实你也在尴尬好吗!

金一脸嫌弃地跑进食堂。于是接下来的早饭时间里,所有安静如鸡吃着早餐的学生都看着俩傻子追着跑,一个大喊“不吃你走开!”,一个一脸神情复杂。大戏吗?!

啊这个时候就是得有个人来制止一下了。格瑞一手抓住金的后领,一手糊在嘉德罗斯脸上,“别玩了,学生都看着,想被校长批吗?”

“嘁!”嘉德罗斯甩开糊在他脸上的手,愤恨的把人参糖的包装打开,“不吃我吃!”

到底是谁!!为什么给我人参糖!!为什么会有人参糖这种东西存在!!

妹子:阿嚏!谁在骂我!
朋友:你刚刚给了那教官什么?
妹子:人参糖啊?!怎么了?
朋友:我知道了,那个教官应该不喜欢吃。
妹子:人参糖为什么不好吃,我可喜欢了?!
朋友:你直男了。
妹子:.......

格瑞从手臂上的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给。”金接过一看,“啊啊啊啊我爱你啊格瑞哈哈哈哈哈哈!”

他高兴地走到嘉德罗斯面前,“你看格瑞给我的肉干,哈哈哈哈哈你只能吃人参糖!哎哟吗卧槽,打人啦!”嘉德罗斯差点没气到一口把糖整个咽下去,举起手对着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老子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你个傻逼的?!

被抢先了。卡米尔捏捏口袋里的软糖,看着不远处打闹的金。









我死了!在此打ooc嘿嘿嘿【傻子。我还是觉得我写的好垃圾,删改了好几次的产物。









是不是越来越像小学生了我ksbjskaj。
今天的我也很高兴的向着废柴之路前进,嗝!
我还是慢热的家伙。

#晚安,稿子还有一咪咪,因为家长以及自身原因,今天只有一点时间腾出来写文了,【合掌抱歉】
#我以后可能会把填坑这事忘掉了一个星期,不过如果我不忘的话基本周更。
#另外稿子看得我自己想删于是重重复复修改,我的错我的错。
#晚安,明天就见到文了。

#你们看我摸了个鱼!。
#月考翻车的我依旧很高兴地准备着all金的稿子。

#是这样的我准备上学了,来这里放个预告,抱歉占tag了。
#之前提到的all金教官坑我已经开始就手填了,我说过还会有嘉金版本教官,雷安版本教官和瑞金版本教官【真是作死。
#然后我往前看了看自己的文觉得自己是越写越糟糕,大概就是有了粉丝自我膨胀了,接下来的教官坑我不仅会填,我还要填出小fafa!不写糟糕的文!

【佐鸣】拾落花。(迟到的生贺)

#作为一个高一新生我很想对小周大周这种东西说声妈卖批,都是它害的我不能早一天回来准备生贺的文!。
#然后本来这个是要emmm写死鸣人的.....但是觉得不太好就演变成小甜饼+美工刀了。
#我,我在前面打ooc吧,好嘞,开始正文,哦对了这是个短篇。


床头温柔的橙色灯光弥漫着整个病房,佐助捏了捏床上人的手指,“最近天开始凉了。”佐助顿了一下,“你体温一直很高来着。”他又突然笑了。揉捏着鸣人的手开始渐渐的握紧,一点点染上鸣人的温度,“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佐助将手拉到唇边,不轻不重的落下一吻。

鸣人是在三年前的事故中昏迷的,因为与佐助的恋爱。鸣人是他的班主任,而佐助就是他的学生了,既是师生恋又是不被认同的同性恋,面临的社会阻力相当大。在被揭露之后,鸣人当即被上头停职,在后来整个学校里到处都是对佐助与鸣人的恶意。用鸣人班上的人的话来说就是,吃饱了没事干,傻逼一堆。敌不住舆论压力的他们在事故之前约了出来谈话。佐助高三了,鸣人不希望影响他的前途和命运。结果就在回去的路上遇上了车祸。

经治疗后,佐助被告知鸣人不知何时能醒,可能是一两年,也可能是十年,也可能不再醒来。佐助低下了头,鼬以为他是在伤心,刚要安慰他的时候。佐助突然抬起头来,眼里是整个宇宙给予他的光亮。“我等,他不会就这样睡下去的。”鼬看着他的脸,最终只是无奈的闭上眼睛笑了。那是似曾相识的目光。

夜深了,这是第三年的最后一天。还有两个小时就将是第四年了。佐助合上眼,把头往床上一靠就睡了。

他做了个梦,梦里,目光所及皆是那片金色与那双蓝眸子。多久没见过了,那双睁开了的,生机勃勃的蔚蓝。他只能一张一张照片地看,十月十日,他每年在这个时候捧着手机,然后等待那阵悲伤慢慢被咽下。

可这悲伤哪里能忍?如同积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名为爱恋的液体从心里溢出,化开那积雪,于是水将他淹没。

烟花突然在天幕炸开来,巨大的响声响起,将早已入梦的佐助吵醒。佐助看着窗外的烟花,高兴的想给床上的人说说。

一扭头,对上了那双蓝眸子。他一瞬间愣住了,没有动作。见到那片蔚蓝的感觉是怎样的呢?眸子都亮起来的那种欣喜。佐助抱住鸣人,“我等你好久了。”

鸣人感到了肩上的湿润,也抱住了佐助,一下一下的给他顺毛。“我回来了。”

第四年的一月一日,天幕上炸开的烟花成了最美好的祝福。那双梦寐的蓝眸子,于此刻复苏。










嗷嗷嗷嗷嗷,是不是很短,而且很垃圾.....算了反正我就是垃圾,鸣人的生日礼物给晚了抱歉啊!







今天的我也是如此的慢热,向着废柴之路一往无前!

#那个我之前说过鸣人生贺我会写一篇刀对不对,但是在他生贺这天写会不会并不是很好,我【欲言又止...
#改成小甜饼加一点点美术刀行不行,感觉我真的是在失信....

【all金】(论坛体)恨自己不是男儿身(番外!!

#看见那几个大字没,对得没错,这是个番外。
#一来算是完成了国庆内更完all金论坛体的承诺,二是拉回一点信用,不能再失信了对不对,掉粉好可怕哇.....
#从今天开始所有产品啊呸,作品不定期更新!谢谢!
#开始我神经病的正文。


秀场结束后,金卸了妆,穿上便服坐在角落里刷微博。
“滴!”愉快的提示音告诉金来了新消息。
是一个粉丝给他的消息,一向对粉丝都很好的金自然是打开了来看看,然后就手回复。
但是当他仔细一看是一个论坛贴,他就来了点兴趣,这是什么呢?
恨自己不是男儿身。
???
再往下看,再往下看,金的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他开始想走人了,想摔手机了。
我他妈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居然想上老子?!
格瑞看他脸色不是很好,正准备走过去顺顺毛。金突然抬起头,“怎么了?!”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格瑞停在原地,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出去走走!”虽然不讨厌格瑞但是知道了真相的金已经开始懵圈了。
一打开门,雷狮、佩利、帕洛斯三人定定站在门外看着他,“哦金,刚想进门呢你就开门了!”佩利表示很高兴见到自己想抱回家养的人。雷狮刚想开口,金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卧...卧槽槽槽槽槽!!!
“小鬼你咋了?又不是没见过我?我样子很凶吗?”雷狮有点不爽。
“不不不!我就是想...想出去透透气!”金跳起来,僵硬的往门外走去。
想哭,但是我要坚强!
“啊,金你过来我看看,听说刚才你在后台摔着了是吧!”安迷修好听的声音现在在他耳里仿佛嗡嗡声。
“不不不,不了我没事!”金快哭了。
卡米尔一个闪现出现在金面前【闪现是什么?我不懂,嗯。】“待会要来我家吗?”言下之意就是家里有吃的。卡米尔的意思很好懂,可金已经开始顺着那个帖子的想法走了。你这是要把我拐回家干什么?!金退了退,飞快喊了一声拜拜,就从另一边的楼梯下去了。卡米尔还没被金这样对待过,心里一阵失落。虽然不是很喜欢情敌这种东西,但是安迷修毕竟是老妈子性格,走过去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别难过了,金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卡米尔幽怨的盯着他,“真的吗?”“真的。”安迷修郑重的点了点头。
噢,得不到金的难兄难弟开始相依为gay。
啊呸,傻逼骑士搂着我弟弟肩膀干什么!雷狮远远看见安迷修把手搭在卡米尔肩膀上,心生一股恶寒。安迷修想追卡米尔???雷狮又是一股恶寒。
金回到家之后,扑向做饭的秋,“姐!!”秋晃了一下又稳住了,“怎么了?”秋歪了歪头,注意力还是在锅里。
“我举个例子啊,就是个例子,万一....”金放开了秋,站直了身子,“一个男孩子被另一个男孩子喜欢上了,那那个...被喜欢的男孩子怎么办?”秋“哐铛”一声放下勺子,转身捧住了金的脸,“喜欢男孩子没事哦,被喜欢也没事的,都是爱,没有区别。”
金看着那双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眼睛里闪烁着异常认真的光芒,闭上了眼睛。“我知道了,谢谢姐。”金睁开眼睛,上前一步抱了抱秋,走出了厨房。
秋看着金走出门口后....赶紧擦了擦手,从兜里掏出手机,“哒哒哒”地打着字:你们给金说了什么?认真点行不?再这样让我弟弟不高兴我就不帮你们看着了。
下面飞快弹出几条消息:
最后的骑士:
是!
海盗头子:
我很认真的,谢谢姐帮我看着啊!
大罗神通棍:
哈,什么叫帮你看着,痴心妄想!
牛奶好喝:
谢谢姐。
无定之躯:
我会尽我全力的,姐可以告诉金还喜欢吃什么吗?
不是狗不是狗不是狗:
当然是肉啊!
帕: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抢不过我的,狗子
秋扫了一眼,继续着手准备晚餐。
还算满意。










论喜欢上一个直男后发现姐姐很“善解人意”....哈哈哈哈哈哈!我!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脑子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糊了,压根想不出来好看的文章了,考试的作文都写得一本垃圾....









all金,恨自己不是男儿身正文+番外,完满了!今天的我也向着垃圾废柴的小角落出发前进!

#啊我月考回来了,all番外待会就来。
#约好的佐鸣我会给的,天知道我十月十日在学校有多兴奋又多悲伤!
#不过我怕你们会打我,emmm,马上更!。

【嘉金】我觉得,他们应该去民政局。(第三方视角)

1.我今年高一,在凹凸中学就读。
新学期的到来,让我兴奋又激动。我很好奇我们班的老师是怎么样的。
正当我坐在了课室里,满怀欣喜地等待班主任的时候。
突然有一本书从门外飞来,擦着我的脸过去。
我的心里活动是这样的:我操你妈谁啊!哪个傻逼!?然后一个金发蓝眼的老师走了进来,一边问我有没有事,一边对着门外的另一个金发老师翻白眼。可我眼中只有蓝眸子的老师,嗯,天使,我原谅他。“渣渣,你就等着我的那个班把你们这个班摁在地上摩擦吧!”门外的老师一直在挑衅。天使老师吐了吐舌头,我看见了门外老师的耳朵突然红了。
我觉得,莫名一股淡淡的恋爱的酸臭味,大概是我的错觉。
2.天使老师叫金,那个有点迷的老师叫嘉德罗斯。金是我们十八班的班主任,教历史;嘉德罗斯是隔壁十七班的班主任,教数学。我当了金的课代表,港真,他是真·天使。
于是我利用各种机会去偷偷摸摸发展我作为迷妹的力量。给他递东西的时候我会悄咪咪摸一把他的手;他头发上有东西我会第一时间发现,然后趁机摸!揉!金小天使世界第一可爱!我总是很会把握住这种诸如此类的机会,但总在这时,我身后总会传来一道视线。没事,我不在意的,除非他是嘉德罗斯吧。
我觉得金和嘉德罗斯晚自习时坐在门口一起讨论学术问题的场面异常和谐,虽然嘉德罗斯总会和金拌那么两下嘴,但是比起白天的那种要打架的氛围好多了。但是金不是教历史吗?嘉德罗斯不是教数学吗?可能他们在讨论教育学生的问题吧,总不可能是周末吃什么。
3.军训的时候吧,我觉得班上的一部分妹子异常激动。她们激动的时候就是嘉德罗斯和金一起的时候,无论做任何事情,总有那么一两声压抑的尖叫,“这对可爱!”“好吃!”“螺旋升天!原地爆炸!反复死亡!”
虽然嘉德罗斯看金的眼神总有一点点违和,但是这并不证明,他俩就是一对。我觉得我的想法成立。有一次教官组织了个活动,就是无论用什么方法,把人运过那条被教官们拉起来的线。大概是锻炼队伍的团结精神,我想了想。
然后金被教官们抛了过去......喵喵喵?我的小天使!?
在另一边,嘉德罗斯抱住了被抛下来的金,然后金搂着嘉德罗斯的脖子跳了一会。我觉得,这样的金也很可爱,要是不抱着嘉德罗斯就好了。算了,反正他们不是一对。
4.因为一些原因,我们班的体育课被调了一下。于是现在我们和十七班一起上课。金因为被调了课上午没课,跑来操场看我们。当然是我提议的。然后我看见了嘉德罗斯......算了不在意。
解散了之后我就和金坐在一块了,反正他这人一叨逼逼起来就没完没了。聊到了中考我选了跳远的时候,他站起来表示他也要来一个。他提了提裤腿,一边做着准备动作,一边说很久没跳了不知道还行不行。然后我看着他脚滑,飞跃出去,呈入水状,趴倒在地。卧槽!我连忙跑过去,扶起金。金呸了几口,拍了拍身上的尘,一举起手掌一看,接近动脉处擦了一大条口子,血正往外渗。突然有一只手拉过金受伤的手,一瓶水倒上去,“哎哟嘛疼!嘉德罗斯你轻点行不?!”金差点没哭出来,“渣渣就是渣渣,不及时处理伤口你是想发烧吗?啊?”嘉德罗斯把伤口里的沙子小心翼翼的挑出来。“哇你这人!语气好点嘛!”金顶着嘉德罗斯。“你连摔倒都能做出来一个入水的姿势真是她妈的神奇。”一边嘲讽一边给人洗伤口,嘉德罗斯居然也把这个做得异常顺手.....
我觉得,他们这样有种老夫老妻吵架的感觉。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觉得贼鸡儿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其实他们两个已经一块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写的很爽啊,嗯。仍旧在结尾打个ooc【傻子。










今天的我也依旧是个慢热的垃圾......哦我挖的坑还没填哈哈哈哈!嗝!会填的会填的。

#凯佬.....
#算了完工吧.....